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全新打鱼注册送50 > 雷纳德克尔斯蒂奇 >

刚看完《天国王朝》写的一点东西

发布时间:2019-06-12 12: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是整部电影最让我震撼的地方,在此,天国王朝百年来的恩怨宣告划下句点。当然,一切还没结束,围绕着宗教和信仰的纷争永远不会停歇,因为这里,是三教圣城,无数人哭喊,无数人向往,无数人念着它的名的——“耶路撒冷”。

  被萨拉丁踩在脚下的花瓣,明明象征着新的统治的到来,但是我所看到的,更多的是已经结束并且永不复还的旧时代的荣光。踩着这样的荣光前进,然后开创新的荣光,这才配得上是萨拉丁,独一无二的萨拉丁,被后世东西方史学家所共同推戴的王者。

  萨拉丁突然停了下来,以着恭谨的姿态,匍匐于地,行着跪拜的礼节,而身前空无一人,王座虚悬。他是萨克逊人的王,代表着伊斯兰世界的意志,本无需向任何人跪拜。这一刻,我宁愿相信,他是为了这座城市而跪拜祈祷,为了自己的半生而祈祷,更希望,其中也掺杂着对这座城市曾经的统治者,那个以银色面具示人的,才华天纵却又遭天妒的王的敬意。

  那位国王,鲍德温,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击败了向着自己子民许诺要取回圣城的萨拉丁,取得了无上功勋,那时候,年少的耶路撒冷的王者英姿勃发,以为自己可以守护这座城市直到下一个百年。可惜,近乎诅咒的疾病随之而来,他也自嘲,想要活过百岁的自己却居然连三十岁也望不到。即使这样,他也以其开明,以其坚韧,将暗流涌动的城市里的不安分的因子压制下来,给这座城市以短暂却已经足够值得留恋的和平。

  狂信者雷纳德,这是我对这个圣殿骑士团长所能想到的唯一称呼,四处挑起争端,肆意杀戮异教徒,甚至是无视来自鲍德温的旨意。他终于引来了萨拉丁的震怒,二十万大军集结城下,这时的萨拉丁也许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要吞下耶路撒冷,至少在鲍德温活着的时候还没有。

  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却依然选择出征的鲍德温,以其银色面具,和面具后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和萨拉丁对峙,最后凭着玉石俱焚的决心,成功迫退了汹汹而来的军队。

  可是这一切的代价,也太沉重了些,而所得,又太过微不足道。他重重地惩罚了目光短浅的雷纳德,但是随后,耗尽了最后几分元气的他就此缠绵病榻,只把一个风雨飘摇的局势留给了后继者。

  不过,无论如何,就算城池在他身后终究易手,至少他从他的敌人那里赢来了最高的敬意。萨拉丁以着毫不掩饰的鄙夷目光,对着鲍德温的后继者盖伊说,“和你的那位伟大先君相比,你是不是差得太远了。”

  无谋的盖伊甫一上位,立即挑起战争,自以为将要赢取无上功勋,却终于把所有的骑士都断送于一役。这一切,并没有出乎任何人的意外,鲍德温知道,所以鲍德温想杀他,终究因为巴里安的不配合而放弃了,泰比利亚斯也知道,但是他却无法阻止这一切,而最终选择了带着手下的骑兵离开了他看来即将毁灭的耶路撒冷,巴里安也知道,所以早在盖伊出发之时就已经做好了凭借满城平民防守的准备。

  也许不知道的就只有盖伊的同盟者,雷纳德。雷纳德并非无谋,他清楚自己以及国王的底线,知道自己即使下狱也终究会随着短命国王的死而重居高位,甚至于,他也同样了解宫廷里的阴谋诡计,匕首和毒药,即使是自己的同盟,盖伊,给他在他饥肠辘辘之时递过来的一块面包,他也不忘掰下来一小块,给自己的盟友,让自己的盟友吃下,以示无毒。只可惜,这样的雷纳德,眼中却被虚幻的上帝的荣光所蒙蔽。一心想要杀绝异教徒,一心想要挑起战争,一心想要、进入天国。所以他看不到,泰比利亚斯和鲍德温竭力维持着的和平背后的苦心孤诣,看不到这座圣城将要毁灭而燃起的熊熊大火,看不到圣十字架要被击碎,教堂要被捣毁,十字旗要被取下。

  有人说,所谓信仰,就是让你相信你所看不到的,然后让你看到你所相信的。雷纳德终于看到了他的天国,即使是死前,称不上英勇就义,也谈得上慨然。但是这一切,却只增加了更深的嘲讽的意味。

  随着萨拉丁的一声厉喝,一线银光闪过,狂信者雷纳德进入他所自以为的天国。盖伊以为接下来自己就要迎来同样的命运,可是萨拉丁连死这个唯一可以保有几分尊严的路都不打算留给他。萨拉丁说,“一王不杀他国之王。”盖伊活下来了,然后不得不接受裸身倒骑黑羊于敌国士兵面前的折辱。对于他,萨拉丁不打算给予任何敬意。穷途末路的盖伊,在耶路撒冷城破之后,对着挽救这座城市、建立不世功勋的巴里安,发起了孤注一掷的决斗,然后又一次败了,巴里安依旧没有给予他作为最后归宿的死亡,而此后,丧家之犬盖伊的命运,再也没有人关心。

  耶路撒冷城中祈祷着的萨拉丁终于起身,向着象征无上权柄的御座行去,而这座城市之中,已经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在他身后,那扇大门缓缓合上,像是关上了一个时代。他所看不到的地方,古老的耶路撒冷,再一次回归了伊斯兰教的怀抱,曾经被改作圣殿骑士团驻点,被改作教堂的地方,一一改回原貌。风烟未净的城头,已经挂上了象征着伊斯兰教的圆顶标志。暌违多年,这座城池再次易手。可是不管是萨拉丁,还是这座城池本身,都一样无动于衷。

  萨拉丁回头,说,“Noting。”然后又想了想,做了一个双手握拳置于胸前的动作,说,“Eveything。”

  而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巴里安,从铁匠的身份开始,不得已亲手杀人,不得已为了赎罪而踏上了东征之路,处在自己亲生父亲高弗雷的麾下,然后又从父亲手中接过骑士和男爵的称谓,同时接受了来自父亲的最后教导,“强敌当前,无畏不惧。果敢忠义,不愧上帝。耿正直言,宁死不诳。保护弱者,无怪天理”。自始至终,他都贯彻着这个信条,于是最终,也成为了鲍德温口中的“完美骑士”,恪守信条直到最后。

  没有信仰,甚至是在基督受难之处坐了一夜也没能感受到任何来自神的启示的巴里安,最终却完成了只有上帝钟爱之人才可能完成的丰功伟业。在故事的最后,他对着此时已经成为女王却又面临着亡国命运的茜贝拉说,“天国王朝,”他指着自己的头,“在这里,”又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和这里。而这个王朝,是永远也不会投降的。”

  在那以后,他再次回到故乡,仍旧是做他的铁匠,一如故事的开场。而不久之后,几骑人马再一次拜访了这个小小的铁匠铺,仍如故事开场时他的父亲、东征的高弗雷到此一般,狮心王理查到此,仍是为了东征。而此时,他作为耶路撒冷的拯救者的名声早已传遍了西方世界。

  狮心王理查为他而来。他摇摇头,“我只是一个铁匠。”狮心王从高高的马上俯视着他,“而我是狮心王理查,法兰西的国王。”他重复了一遍,自己只是一个铁匠,而眼神代替口中未尽的话语说了下去,这个铁匠即使在国王面前也不退缩。狮心王理查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继续他东征的路途,而三年之后,被迫与萨拉丁签订合约,又不得不返回法兰西以平定自己弟弟发起的叛乱。

  泰比利亚斯临走时,满是叹息地说,自己为这座城市奉献了一生,起初以为自己是为了基督和信仰而战,而最后才终于发现,自己不过是为了财富和土地而战罢了。

  故事的最后,巴里安和此时甘愿放弃女王身份成为他妻子的茜贝拉骑着马,在山间,在初春满目嫩青之中扬长而去,只把一切过往抛在身后的画面,是我所能想象到的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局。

  这部电影的镜头都很美,lz说的这段萨拉丁在玫瑰花瓣中进城,也是令我相当震撼的一幕。好多细节值得推敲,好多镜头经典到足以做壁纸。

  历史上苏丹征服耶路撒冷后,他的妹妹从大马士革运来了玫瑰,让穆斯林用玫瑰水洗净自己的圣地。

  而萨拉丁踏足清真寺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人们正在把清真寺顶上的十字架换成新月。这说明此处本来是一个教堂。随后苏丹有一个低头的动作,这里是表明他看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呢?接着是他的脚步特写——一拐弯绕开。然后他的黑色衣摆掠过洒满玫瑰的清真寺地面。这个镜头我认为,非常美,也相当巧妙。苏丹的衣摆处在画面右边,而画面的中间,是一块雕刻有十字架的地砖。

  看完只觉得巴里安目光短浅。可能也是因为不了解小国王的病情吧。为了完成自己的救赎,拒绝杀盖,最终放纵盖发动战争,盖和他的骑士虽然不是巴里安动的手,但是仍然自寻死路。如果巴里安愿意娶西贝拉继位,还可以选择监禁而不是屠杀,当他放弃的那一刻,结局已经注定了。愚蠢的盖不会停止发动战争的脚步,他即便没有成功篡权,也一样会用劫杀商队之类的办法来挑起战争。反正他有圣殿骑士团,小国王和西贝拉拿他没办法。

  整个事情,归罪于巴里安,他为了自我救赎放弃了救赎盖等人。不能说他错了,但是他有责任

http://gmatdojo.com/leinadekeersidiqi/16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